当前位置:两英网 > 时事 > 银河bbin·观点||“90后”特聘教授引发的思考——重视年轻人才,但也不能盲目

银河bbin·观点||“90后”特聘教授引发的思考——重视年轻人才,但也不能盲目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11 17:10:53 人气:4398

银河bbin·观点||“90后”特聘教授引发的思考——重视年轻人才,但也不能盲目

银河bbin,本文转自:今日头条:独行的思想者,尊重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高校重视年轻人才,为年轻人创造脱颖而出的平台和机会,是非常好的事情,值得点赞和鼓励,但也不能盲目。

近些年,受国际化风潮和国际排名的影响,国内不少高校有盲目追逐ssci英文论文的嫌疑,甚至以“外国的月亮自然比中国的圆”而过高地不切实际地拔高了ssci的地位,ssci日益成为一些高校人才评价的指挥棒,只要有一篇ssci,不论其是真正的核心区域的ssci,还是类似于花钱可以购买的网刊类型的ssci,也不管其内容水准如何,都相当于一篇相关学科的中文顶级权威期刊,以致一个学者一年能搞出数篇甚至十数篇英文ssci,就相当于有数篇或十数篇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这样层次刊物的论文。只要对学术稍有了解,都不得不说,这多少有点违背常识。

然而,常识归常识,只要指标体系不变,就总有学校或学者急功近利去完成“指标”,到头来,不仅有制造学术垃圾、耗费国家公共财政嫌疑,更坏的是,败坏了学术风气,污染了学术环境,且有劣币驱逐良币的可能。一些高校,某些文科青年教师博士毕业就可以发表数篇十数篇乃至数十篇ssci,于是,他们在就业市场上一下子就成为了很多高校的“特聘教授”,名和利随之而双收。

比如说,最近被各大媒体热炒的中南大学社会学系某刘教授为例(非针对她个体而言,而是恰好因为她“红透”了半边天,而具有了韦伯般的“理念型”意义,正好可以借此说道说道)。

首先,从中国知网可以查到的文献来看(见截图,诸君也可以查),她发表了3篇中文论文,长度都是1-2页纸,从行文内容来看,这些文章最多就是一个本科生的“课堂作业”的水平,统计方法的使用都是直接从spss中拷贝出原始结果而不加处理,基本的学术训练都欠缺。显然,如果凭此3篇论文,是无法获得“特聘教授”的,甚至就连一般意义上的“毕业”的资格要求都达不到。

其次,从其发表的英文论文看,不好从社会学的角度评价其学术水准,但也由此引发一些疑虑。其英文文章的列表如下(并正是凭借以下列表的论文而获得了中南大学社会学“特聘教授”一职):

1. liu, huiying, and vivian wq lou. "transitioning into spousal caregiving: contribution of caregiving intensity and caregivers’ multiple chronic conditions to functional health." age and ageing. 48.1 (2018): 108-114.

2018年2月18日收稿,2018年5月9日修回,2018年6月14日录用,2018年6月14日发表。

《老龄与老龄化》,大类医学,小类老年医学类期刊。

2. liu, huiying, and vivian wq lou. "developing a smartphone-based ecological momentary assessment protocol to collect biopsychosocial data with community-dwelling late-middle-aged and older adults." translational behavioral medicine (2018). volume 9, issue 4, pages 711–719

《转化行为医学》,大类是医学期刊,小类是神经科学类期刊,出版模式为混合出版模式,可以选择open模式3. liu, huiying, and wei qun vivian lou. "continuity and changes in three types of caregiving and the risk of depression in later life: a 2-year prospective study." age and ageing 46.5 (2017): 827-832.

《老龄与老龄化》,大类医学,小类老年医学类期刊

4. liu, huiying, et al. "continued social participation protects against depressive symptoms across the retirement transition: longitudinal evidence from three waves of the china health and retirement longitudinal survey." geriatrics & gerontology international (2019). 1– 5. https://doi.org/10.1111/ggi.13752

《国际老年医学与老年病学》,大类是医学,小类是老年医学期刊

5. liu, huiying, qian wen xie, and vivian wq lou. "everyday social interactions and intra-individual variability in affect: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ecological momentary assessment studies." motivation and emotion 43.2 (2019): 339-353.

《动机与情感》,大类医学,小类心理学期刊

6. liu, huiying, and vivian wq lou. "functional recovery of older stroke patients discharged from hospital to home: the effects of cognitive status and different levels of therapy intensity." journal of clinical nursing 28.1-2 (2019): 47-55.

《临床护理杂志》,大类是医学,小类属于护理学。

7. liu, huiying, and vivian wq lou. "patterns of productive activity engagement as a longitudinal predictor of depressive symptoms among older adults in urban china." aging & mental health 21.11 (2017): 1147-1154.

《老年与心理健康》,大类是医学,小类精神病学、老年医学

8. liu, huiying, and wei qun lou. "patterns of productive activity engagement among older adults in urban china." european journal of ageing 13.4 (2016): 361-372.

《欧洲老龄化杂志》,大类医学,小类老年医学

9. liu, huiying, et al.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morbidities in dementia patients and burden on adult–child primary caregivers: does having a secondary caregiver matter?"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nursing (2019). doi:10.1111/inm.12640

《国际精神健康护理杂志》,大类医学,小类精神病学,

纵览这9篇获得“特聘教授”且为一众媒体热捧的“论文”,大致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杂志的审稿周期短,一般都是4-6周居多,录用比例高,录用比较容易,相关信息在一个美国accdon旗下品牌的letpub的网站上能够查到一部分。该网站网址为:https://www.letpub.com.cn/,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上去转转查查。

二是,所刊发的杂志的学科范围,大类都是医学,小类主要集中在老年医学、精神病学。如此看,某刘教授似乎更应到医学院或公共卫生学院就业,即使是中南大学,去该校湘雅医学院或公共卫生学院岂不更好?既然中南大学将其作为正面典型大肆宣传并树为该校人才工作样板,那就似乎更应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才对!不知道为什么某刘教授发表几篇医学、老年医学和精神病学的论文,却到社会学这个不相关的学科当教授?如果说中南大学社会学的学人不懂行,或者不懂英文,那么,作为强势学科的中南大学的医学学科和湘雅医学院的老师们,似乎应该出来走两步,说道说道。

三是,所刊发文章一般都篇幅不长,5-6页纸,单词量主要在2500个单词以内,这种情况与国外社会学学科ssci论文洋洋洒洒几十页,怎么少也得6-7千个单词量以上,还是有很大不同,或许医学界的朋友特别是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的朋友更好评价。

四是,所刊发杂志大多为混合期刊,即既可以标准模式出版,也可以开放模式(open acess)出版,其中,开放模式如作者公开宣传的杂志《age and ageing》是需要付费的,单篇费用为3927美元一篇或2484英镑一篇或3234欧元一篇三种计价方式。作者引以自豪的作为审稿人的gerontology杂志,其费用也是单篇数千美元!好像国内杂志现在一般财务都规定不报销版面费了,不知道是否因为文字是英文字母abc写的还可以报销版面费?当然,目前尚不知该教授是否支付巨额费用发表,这里说的仅是就她所发表的那些杂志的官网上的介绍而论的。

中南大学是个不错的985大学,其引进人才应该是很慎重的,且也相信中南大学校内应不乏识才之人,至少就某刘教授的论文而言,相信该校医学院有足够多的老师可以出来评价评价,评价其水准是否达到了该校特聘教授的要求抑或是其他什么层次的要求,就比如,这些文章,如果是该校医学院的博士生,能达到毕业要求吗?

中南大学社会学系倒有点让人诧异,是为了完成所谓国际化指标凑数吗?如果不是,请教中南大学社会学诸君,你们有真正看过某刘教授的论文吗?认真研究过该教授的论文的内容对贵系学科发展的作用吗?有真正负责任地(无论是对中南大学负责还是对中南大学社会学负责)了解过某刘教授所刊发的那些杂志以及那些杂志的生态吗?

此处并非说发在国外的杂志就不行,恰恰相反,仅就社会学而言,某刘教授,如若能在任何一本正儿八经的社会学杂志哪怕是海外的中国研究的杂志发表论文,都会很有说服力,比如ajs或asr或sf这样的杂志,如果能发9篇,给长江学者也是服众的!也不是说该教授发在医学杂志就好像不对,没有这个意思,如果她发的是lancet类或ajph类的(好像中南大学有人就发过?),给她杰青也是可以理解的,何况只是教授。

更可悲的是,一众媒体,竟然都聚焦于该教授的“年龄”和“颜值”,以及仅关注该教授论文的数量和发在“国外”的杂志,竟然没有任何一个媒体关注过其论文到底是什么水准?做了什么贡献?

当然,不能苛求媒体,媒体非某一学科的专业人士,相对可以理解,问题是,整个中国社会学界呢?你们在干嘛?媒体的跟风和不求甚解,是助长了浮躁之风,社会学界的“睁眼瞎”则是充当了帮凶!你们这个学科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一些莫名其妙的所谓“神经”、“精神病”、“认知障碍”之类的不知所云的研究登堂入室攻城略地且堂而皇之,你们不害臊吗?

中国的社会学界,不仅是中南大学的社会学系,你们需要时刻警醒的是,南京大学社会学的404教授,殷鉴不远啊!极而言之,中国的社会科学界,亦如此!